全部

北京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离世前后

离世者是一位能源老兵、勤奋进取的职业经理人,热爱生活的中年男士,他突然离世的消息,让熟悉他的人对新冠病毒的凶狠感同身受blockquote《财经》记者 徐沛宇 李斯洋 | 文strong马克 | 编辑strong一个星期内辗转武汉、上海、郑州、北京四地之后,就职于上海电气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的杨军,在北京被新型冠状病毒拦住了奔波的脚步。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27日披露, 北京市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该死亡病例为50岁男性,1月8日前往武汉,1月15日返京后出现发热症状,1月21日到医院就诊,1月22日确诊,1月27日病情恶化,因呼吸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这位逝者就是杨军。相关信息发布之后,杨军的朋友们几乎都不敢相信,和大部分死亡病例不同,杨军不属于体弱多病人群,朋友们印象中的杨军生活积极健康,工作上进、为人仗义、照顾下属,但也有人提及常与其喝酒。杨军确诊后,有位朋友与他联络,他相信自己会慢慢好起来,但没想到确诊五天后即病逝。他的一个朋友在朋友圈留言说:“最开始对疫情满不在乎,觉得离自己很远,直到武汉封城才觉得比较严重,但也没觉得离自己很近,刚刚得到消息……2020,只愿身边的人健康!!!”杨军生前就职的上海电气集团对其离世亦感突然。据《财经》记者了解,杨军确诊后,上海电气集团指定专人与杨军及其家属保持联系,1月27日中午联系时,杨军表示自己已在康复中,然而当天晚间,上海电气突然接到杨军病逝的噩耗。上海电气给《财经》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杨军于2020年1月8日至12日期间赴武汉出差,12日晚上返回上海,13日上午在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参加了一次会议,13日中午在解放大厦三楼用餐,13日下午单独离开上海,前往郑州出差,15日由郑州前往北京出差。杨军1月22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后,上海电气当日在公司邮件系统发布疫情通报,并宣布立即放假,公司有关密切接触人员已隔离。目前尚不清楚上海电气是否有其他员工也被新冠病毒感染。而杨军的父亲、妻子及孩子均感染新冠病毒,好在病情较轻,正在北京定点医院接受隔离治疗。在2019年初加入上海电气集团下属电站...

热点 · 327次浏览 · 1小时前 · 小道
封城次日“潜回”武汉在家隔离,一位高度疑似感染者的深度自述

因为春节前一次“想一个人静一静”的出国旅行,家住武汉洪山区的夏厦(化名)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出游和回家之旅。1月19日至28日,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从“蔓延”到“封城”的背景下,从一个“武汉人”到“高度疑似感染者,她都经历了什么,如何从最初的恐慌到理性对待。blockquote以下是她对红星新闻记者的深度讲述:strong年前的那次出行,本来就是“比较作”的一件事情。因为岗位调整、同事关系,整个2019年的工作压力一直比较大,到了年底的时候,总觉得需要找一个出口,一个人静静。去新加坡是临时计划。然后临时找的旅行社,当时纠结了半天,要不要带上老人跟孩子一起出去。最后担心快过年了,来回折腾老人受不了。还是希望自己能一个人出去。现在回想起来没带他们出去,真的是非常英明,一个人在外面有什么都好说。拖着老的小的,万一碰到突发情况,整个人都要崩溃掉。19日从武汉飞往新加坡,同行的15人只有我一人戴口罩strongblockquote我们坐的是新加坡廉价航空公司scct酷航的航班,从武汉直飞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出发的时间是1月19号的凌晨1点左右,当时旅行社没有接到任何不许出境的这些通知。记得18号公布的数据是武汉新型肺炎感染病例是45例,已经治愈出院15例。微信里不时有各种消息,但身边的人都没当回事,地铁里也没有人戴口罩。18号晚上到的武汉天河机场,当时绝大多数人是没有戴口罩的。我全程自己从家里带了六个N95口罩。在机场就开始戴。早上5点30到的樟宜国际机场。因为是酷航专为武汉游客开通的包机,乘客全是从武汉过去旅游的,我自己报的旅行社是中国国旅,和其他旅行社的一起拼了一个团,一共15人。下飞机出通道的时候,有两个手持红外电子体温计的机场工作人员,对个别小孩和老人测量了体温。当时没太留意到是否有人被查出发热。到了目的地,因为新加坡没有发现病例嘛,所以大家就很放松了。同行的只有我一个人戴着口罩,大...

热点 · 476次浏览 · 1小时前 · 小道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