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人民币继续“内贬外生”,对我们的投资有何影响

眼下正值年关,相信置办过年货的朋友一定会感慨物价的飞涨和通胀的压力。2018年国内通货膨胀率为3.82%,2019年底大约为4.50%,这是一种按年进行比较的方法。因为通货膨胀率是以上一年的数据为基数进行计算的,所以长时间下来,累积通货膨胀率大得惊人。div class="gc-img"div class="gc-img-handler"div class="gc-img-button editorImage fix-android"sectiondivdiv class="gc-img-button setImageCover fix-android"sectiondivdiv class="gc-img-button deleteImage fix-android"sectiondivdivdiv class="gc-img-border "divdiv有些媒体说过去十年人民币的购买力缩水一半,说法有点恐怖,如果按照房价计算货币购买力显然说法靠谱,当然在我国房价是资产,是不计入通胀的。真实的通胀水平如何我们无法获取(这是个敏感的政治话题),简单地把通胀均值按照7.5%计算的话,因为通胀是累积的,所以适合以复利来计算,那么10年下来累积通胀确实是翻倍了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投资任凭货币贬值的话,近十年以来,资产会缩水一半,即:十年前的1000万,现在购买力为500万。但出过国的朋友一定会发现另外一番景象,人民币一边在贬值的同时,对外(美元)却在升值。这一现象显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因为按照常规的理论: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常年出口保持顺差,赚回来大量美元,按照正常市场规律,人民币会迅速升值致进出口平衡。为了...

娱乐 · 370次浏览 · 19分钟前 · 艾米丽
卢锋:我国潜在增速之谜——也谈“保6”之争(下)

本文是国发院金光讲席教授卢锋在2019年12月15日的CF40青年论坛双周内部研讨会“宏观政策是否应该更加发力以维持增长”上发言内容的整理稿,本文为下篇,上篇请见文末链接。4、理解近年经济走势特点strong我国经济改革开放40余年取得年均约9.5%增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全球经济增长最重要贡献国之一,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然而进入新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呈现几点值得关注的特征性事实。一是经济增速从两位数高点回落到上个季度6%,降幅超过四成。期间虽有短期回升,如2012和2013年下半年季度经济增速分别比上季反弹0.5个和0.4个百分点,2017年前后也有0.2个百分点温和回升,然而总体看是持续十年趋势性回落。二是从较长时间窗口看,改革开放40余年经济增长大体经历三起四落三个半周期。第一次下行调整时期最短约三年,第二次下行调整大体从1984到1990年前后约六年,第三次从199293年到19992000年前后约七年。本轮调整从2011年算起已九年,如果把20072008年看作调整起始年份则已是十年有余,即便从增速“破八”计算下行期也已有七年。目前业内对明年经济增速的中位预测大体是6%,可见市场预期仍将延续多年下行趋势。img src="htts:img.kandao.comkandaoNewFileUserNewData202001202020012016552945...

娱乐 · 110次浏览 · 21分钟前 · 艾米丽
停止鼓吹电信运营商的赚钱能力,让电信服务回归基础服务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数据,据初步核算,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1%,符合6%-6.5%的预期目标。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四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70467亿元,比上年增长3.1%;第二产业增加值386165亿元,增长5.7%;第三产业增加值534233亿元,增长6.9%。从数据上看,中国经济发展势头平稳,而让无数通信人唏嘘的是,曾经作为国民经济火车头的通信行业,如今却不复从前光景——从今年1-11月的数据来看,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2039亿元,同比增长仅0.5%,而这个增长数据甚至在7月之前仍是负数!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就是——通信行业的增长率距离GDP增长率越来越远了!这意味着通信行业不光对国民经济增长起不到从前的拉动作用,甚至还在拖国民经济的后腿!div class="gc-img"div​前不久,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提出“支持民营企业以参股形式开展基础电信运营业务,以控股或参股形式开展发电配电售电业务。”文件发布后,我翻阅了此“意见”相关的背景支持文件以及工信部在此事情上的相关发文和态度,突然有一种感觉,似乎在政府层面,相关主管部门并没有如我们想象中那样对运营商的盈利能力抱有很高的期许。我认为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反思的事情,在度过了前期高速的增长期,正步入低速增长甚至衰退时期的电信运营商是否应该努力去维持过去那种强大的盈利能力,这个问题确实到了需要进行反思的时间点。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都在积极地吹捧着国内电信运营商,尤其是中国移动强大的盈利能力,这在过去是事实,但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却是...

娱乐 · 494次浏览 · 23分钟前 · 艾米丽
中国经济“立万”之后(2020开年最值得读的文章)

《铸造增长之梯的踏板:中国经济“立万”之后》strong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9年成绩单,我国GDP总量达到14.4万亿美元,人均GDP站立到1万美元的台阶,正前行在从上中等收入迈向高收入的征途上。“立万”是一个历史性台阶,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立万”之后的登梯步伐将更加艰难,而且登梯所需条件和所需政策与以前又有着微妙而重大的不同。本文从我国率先“立万”并继续攀爬到高收入状态的一些省份的经验说起,结合笔者近年来的研究,试图告诉读者:从上中等收入迈向高收入并继续向上爬升,是攀登“增长之梯”的艰难时段,外向竞争大企业在这一时段发挥了类似于“踏板”的作用,下一步,应该思考如何恰当地铸造更多和更好的踏板企业。一、“立万”前后必须攀登增长之梯strong其实,分省份来看,我国东南沿海有一些省和直辖市早已“立万”并于前几年达到世界银行划定的高收入标准,如北京、上海、广东、浙江都是这样。北京在2009年就“立万”了,五年后又达到了高收入状态,2019年人均GDP已超过2万美元。上海比北京还早一年,即在2008年就已“立万”,后来也顺利进入高收入社会并于2018年实现人均GDP过2万美元的大关。广东省晚一些,于2014年“立万”,2019年人均GDP超过1.3万美元,也进入了高收入社会。浙江省在2012年“立万”,2019年已经达到1.5万美元。在这些省市中,我们更应该关注广东和浙江,尤其应该关注浙江的发展轨迹,因为北京、上海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有着较好的经济基础,当时相比而言就属于“富裕”地区,但广东和浙江在计划经济年代的经济底子很薄。广东在改革开放初期还享有了优惠政策和特殊的开放措施,与港澳毗邻的优势也使其受益匪浅,而浙江却一无计划经济留下的底子,二无吸引外资的优势,三无石油、煤炭等资源禀赋,但是却在全国各省中非常早就“立万”并进入高收入社会了。可以说,浙江省是改革开放以来,以最薄的底子、最贫乏的资源,最完整经历低收入—中低收入—上中收入—高收入这个过程的省份。对于这个完整过程,笔者把在低收入状态下启动较快经济增长,称为进入“增长之门”。如果能将...

娱乐 · 199次浏览 · 24分钟前 · 艾米丽
中国的M2到底有多大?

div class="gc-img"div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增长奇迹。在这个古今中外都难得一见的长期高速增长进程中,货币扩张一直被认为是伴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典型现象。打开中国经济增长史,货币的扩张也一直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国经济增长和运行过程中,货币是如何被创造和扩张的。衡量货币多少的指标strong想要知道经济中的货币多少,就要搞清楚货币的统计指标。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金本位的货币制度不复存在,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货币发行背后,并无黄金等硬通货所对应,中国也不例外。货币发行多少,全由各国央行印出来的钞票多少来决定。央行发行的货币,可以通过商业银行、政府财政部门等渠道流入经济。譬如,央行将钱印出来,借给商业银行(现在则更多的是通过电子账户),商业银行将钱贷给企业、个人或同业,他们再将钱投入生产、消费和投资等。最终这些钱会进入经济中的各个领域,包括居民和企业持有的现金、银行存款、股票和债券等。那么,如何区别不同领域中的货币?不同领域的货币,变成即时购买力的难度不同,即所谓流动性大小不同。例如,流通中的现金当然是流动性最大的,人们可以立即将它花掉,而想要用股票市场中的钱,则没那么容易。根据流动性大小,可将不同领域的钱进行简单划分。具体而言,货币统计中有以下关系:货币(M0)=流通中的现金,即流通于银行体系之外的现金。狭义货币(M1)=(M0)+单位活期存款。广义货币(M2)=M1+准货币(单位定期存款+居民储蓄存款+其他存款+证券公司客户保证金+住房公积金中心存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M3=M2+其他短期流动资产(如国...

娱乐 · 480次浏览 · 24分钟前 · 艾米丽
上一页 下一页